親愛的楊乃糖:

每次,爸比總是催促著攝製組的同仁,用飛車把我送到離高雄甲仙還須一個半小時車程的高鐵站,讓我可以趕上最後一班的高鐵北上。細心的同事也幫我計算好,到台北時只要高鐵車廂一開門,我用飛快的速度奔向捷運月台,就可以搭到往新店的最後一班車。在凌晨時分,總是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捷運站,背後伴隨著的是捷運站落下的鐵捲門聲,深夜的新店北宜路只剩下便利商店還閃爍著燈火。總是在這時候心裡覺得對妳非常愧疚,因為自己在高雄甲仙陪弱勢孩童的時間都比陪妳的時間還長,在爬上小斜坡找到佈滿灰塵的車子時,我知道再一會兒就可以看到寶貝妳了。

凌晨一點多,每次我都建議自己帶鑰匙就可以了,但是媽咪總是堅持一定要替我開門。在床邊,親吻妳那熟睡的臉龐,多天的疲憊似乎霎時得到了安慰,因為妳那甜美的笑臉是這麼這麼的燦爛。當了父親之後,才知道孩子是如此讓人掛心及心動的。

一早我在妳的親吻下醒來,「爸比!早安」朦朧中看著妳圓滾滾的臉龐,儘管睡眠不足,我還是勉強起身,因為今天是妳要去幼兒園試讀的第一天。媽咪這段時間到處去幫妳找幼兒園,因為我們家住的比較遠,所以媽咪最在意的是安全,尤其是娃娃車。

21年前,一輛滿載台北市健康幼稚園孩子、老師及家長的遊覽車,在行經桃園縣平鎮市中興路時,因車輛裡的老舊電線走火,加上車子座位底下竟然堆放噴漆及液態瓦斯等危險易燃物,導致車廂爆炸起火燃燒。這時候遊覽車司機擠向後座想要開啟安全門時,卻因為年久失修,安全門完全卡住而無法打開。

慌張的大人想要拿車上的滅火器滅火,結果滅火器因為已經逾期3年,所以無法使用。整部遊覽車就這樣在大人離譜且致命的疏失下全部燒毀。

23個人罹難,其中有20個是幼兒園的孩子。

救難人員在清理現場殘骸時,屍體都已經燒到只剩下骨頭,但是其中有一個看得出來是老師的樣子,她當時的姿勢是用雙手張開環抱著四位小朋友,她在生命最後的當下,仍然奮力的想要保護這群孩子……,她是林靖娟老師。

我還記得新聞畫面上,這些孩子的母親面對焦黑的屍骨,那樣聲嘶力竭的哭喊著,幾乎要靠旁人的儳扶才能拖著雙腿去看自己孩子的最後一面,這群母親的雙眼是那樣的絕望及痛徹心扉,她們多麼希望自己的心肝寶貝可以醒過來……。

書寫至此,爸比早已淚流滿面,或許因為自己也身為父母,所以可以感受到每個孩子在父母心中,那種遠自己生命還重要的心情。

20個孩子的生命代價,換來政府徹頭徹尾的立法改變,更完整的兒童安全照顧,更嚴格的遊覽車安全法規。只是這個代價太大了!我們總是納悶政府為何不能在傷亡還沒發生時,透過立法或罰則,可以讓這些賺錢的商人負起公安的責任。為什麼一定要在心碎的母親淚水下,才開始這樣亡羊補牢式的改變。

寶貝,媽咪幫妳找了一間幼兒園去試讀,雖然位在人口稠密的新店,但是它有一個很完整的戶外遊樂區。妳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在溜滑梯區跑上跑下的,跟第一次見面的其他小朋友很快的就變成了好姐妹。妳對媽咪說最喜歡在這裡玩了!就像大部份的父母一樣,我們不要求幼兒園一定要教什麼學科,安全快樂的學習空間才是最重要的。

隔二天,妳因為睡太晚而沒去試讀。當爸比開車經過這間幼兒園時,突然看見緊臨著幼兒園的建案-國賓大苑,正在進行樣品屋拆除的工作。將近20公尺高約六層樓的正立方體樣品屋,相較於一般建築物的結構是更脆弱的,建商理應一層一層或採取更安全的方式,慢慢的將屋子拆除。但是建商卻無視這個樣品屋就位在人口稠密區及緊臨幼兒園,卻是用大型的怪手,高高的橫甩每一層鋼樑,並直接由上而下破壞每層樓板。

不到幾個小時,原本正立方體的房屋結構,僅剩下ㄇ字型的三面20公尺高牆,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大鋼鐵磨擦聲,像是隨時會跨下來般。幾十噸重並且失去了支撐結構的鋼樑,就在幼兒園的上空,在車水馬龍的路邊搖搖欲墜。

幼兒園裡的老師非常敏感,要求小朋友今天不能到戶外的遊樂區玩,並且緊閉落地窗。但毫無章法的粗暴拆除方式,讓那幾十噸重的鋼樑硬生生的砸了下來,從緊鄰樣品屋旁的這棟幼兒園建築物的五樓開始往下,每一個樓層的陽台鐵窗,像削豆腐般都瞬間被削掉,最後這批鋼樑,在轟然巨響聲中,把幼兒園的戶外遊樂區給完全砸毀了。

當數十噸重的鋼樑瞬間砸毀幼兒園遊樂區時,那巨大的鋼板鋼樑的撕裂聲,那整棟幼兒園的激烈搖動,教室裡的孩子是蒙受了多大的驚恐。我可以想見的到孩子當下的恐懼、哭泣及不安,老師儘管自身也害怕的發抖,但也盡全力去安撫那些受了傷害的幼小心靈,就像當年的林靖娟老師一樣……。

被國賓大苑樣品屋所威脅的地方是一個老舊社區,我和媽咪趕到現場時,看到一群老弱婦孺很緊張的雙手合十,像在求天一樣,嘴上喃喃自語的說:會不會……壓到我家?我兒子還沒回來!怎麼辦!怎麼辦!老邁的聲音是發抖的,看著她們恐懼不安的眼神任何人都會心軟,但現場建商對居民的漠視心態卻令人心寒。

我報案了!警察到達現場時,老人家們才稍稍安心,儘管我聽到警察對著肆意妄為的建商大喊:停工!停工!負責人是誰!但不可思議是建商依然故我的繼續施工,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建商竟然無視於公權力的要求……。這麼嚴重的工安意外已經當下造成人民的公共危險,壓毀房屋及車輛也造成人民的財產損失,完全就是現行犯!但建商無視警察的任何要求,似乎像在迅速煙滅證據。媽咪試圖跟建商人員反應,得到的回應是:不然妳要怎樣!

建商怎會如此囂張?我和媽咪呆立在現場,心想這是什麼世界啊!突然耳邊似乎又響起那句:不然你要怎樣!

第二天,我進入幼兒園被壓毀的遊樂區,那景象就像當年921地震的慘況般,寶貝妳最喜歡的溜滑梯及玩具被鋼樑壓的扁扁的!我不禁起了一個寒顫,昨天如果有那個孩子調皮,還是跑出來溜滑梯,或是老師不夠警覺,恐怕換來的又是肝腸寸斷的父母及淚水了。如果再差個幾公分,鋼筋削入緊鄰遊樂區的小班教室……那……,我停止了思考,這一切一切如果發生了,是沒有人可以承受的。

當地派出所所長來到工地現場,詢問誰是現場負責人,因為建商囂張到完全不申請路權,直接就把整條幹道封了起來,用自己開來的雙B轎車堵在路口,讓附近交通一團混亂。派出所所長又問了一次:誰是現場負責人?現場的建商工程人員看了所長一眼,又自顧自的轉過頭去,毫不理會。一直到所長呼來大批警力,開出罰單,建商才稍稍收斂。

我不知道這幾百塊或幾千塊的罰金,建商是否看在眼裡,這個建案每戶要5000萬起跳,而且已經完全賣完了,少說也有四、五十億的進帳。突然想起剛剛派出所所長,形單影隻對著建商吶喊的身影,卻無人理會,是那麼的令人沮喪。

儘管如此,這位中年的派出所所長還是對我說:楊先生,你要相信台灣還是個法治社會喔!

下午五點鐘新北市政府的工務局官員打電話給我,說明政府處理新店區國賓大苑建案樣品屋的過程。

官員表示如下:

1、建商及其委託單位,在本件位於人口稠密區的樣品屋拆除案中,完全跳過新北市政府工務局,沒有提出拆除的計劃書,就逕行拆除。
2、以造成的公安傷害來看,建商及委託單位的施工方式非常粗暴,尤其是在人口稠密區及緊鄰幼兒園的區域。
3、以工務局角度,初步判斷已經構成刑法的公共危險罪。
4、造成幼兒園戶外遊戲區全毀及市民的汽車損害,已經是明確的毀損罪。
5、新北市政府工務局對建商及其委託單位,在本樣品屋違反公共安全方式的拆除工法及心態上,對其之後正式建物的施工及公共安全打上非常大的問號。

果然派出所所長說的是對的,台灣還是個法治社會,政府的公權力看來會謹慎且嚴格的處理這次重大工安事件。電視及報紙都刊登了這起重大工安事件,但都提到這是一起「意外」,但事實上從現況及新北市政府工務局的專業看法,這都是一起「人禍」而不是意外。也總是在新聞結尾提到「所幸沒有人員傷亡」,但是雖然這次工安事件沒有造成人員的傷亡,可是我們不該慶幸,而應該更憂心才對,越是慶幸越容易讓建商便宜行事,越忽略公共安全,那下次造成的傷害肯定是更大的。為什麼總是要有嚴重的傷亡,政府才會醒來;為什麼有讓孩子的母親心碎,社會大眾才會起身撻伐這些無良的商人。這樣沒有公共安全意識與責任的營建團隊所營造的建築物,是不是真的對在住的居民、對週遭社區的基本安全能負起基本的責任。而政府與當地的建管單位,又是否能透過這次事件,理出一個完備而健全的營建法規與執法標準、執法程序,以此保障人民的基本生存安全。

因為政府公權力的進入及官員的信誓旦旦,讓我對可以給我們孩子一個更好的公共安全環境充滿了希望。

第二天晚上,新北市政府工務局發了一則新聞稿,罰建商17萬元(建築物5%的造價,這個巨型樣品屋有好幾百坪,很難想像它總價只要340萬元)。新聞稿中似乎依然認定這只是一場「意外」而不是「人禍」,而觸犯刑法公共危險罪的部份則隻字不提……,儘管倒塌的國賓大苑樣品屋,就像是一台燒毀的健康幼稚園遊覽車一樣,只是它非常幸運的沒有孩子死亡,所以建商……沒事。

親愛的楊乃糖,阿公叫我不要再管這件事了!他很怕我們家人的安全有危險。週遭的朋友十個有九個都提醒我建商很多都是黑道,再管下去,白道黑道都會來傷害你們一家人,就算了吧!我看著新北市政府工務局網站中的這則新聞稿,我想對中年的派出所所長說:你錯了!你被騙了!台灣其實不是一個法治的社會……。

寫這篇文章的當下,爸比其實非常害怕,害怕黑道會不會找上門來傷害我們!害怕白道會不會開始找我們麻煩。儘管如此,爸比還是要告訴妳:「善良不等於懦弱;面對威嚇,雖然非常非常恐懼,但還是要勇敢的說出來!」

力州2013,02,07

註:國賓大苑,潤隆建設及明緯建設,海悅廣告銷售。

文章來源: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blog/article.php?id=2988&p=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ckstage 的頭像
backstage

後場 音像紀錄

backstag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