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楊乃糖:

前天一早帶妳去百貨公司玩球球屋時,剛好碰到選舉的遊行車隊經過,搖旗吶喊搭配著擴音器的喇叭聲,把妳嚇得躲在媽咪的懷裡。會選擇早上是因為人比較少,畢竟已經幾萬人感染到流感了,只是沒想到這樣的選舉疲勞轟炸這麼早就開始。在妳緊閉著雙眼的狀況下,我們來到了妳最愛的球球屋,媽咪也約了她大學時的姐妹淘們,也帶著小姐姐們來與妳相識,希望沒有兄弟姊妹的妳可以和她們成為好朋友。

這群阿姨和媽咪從學校畢業後也近十年沒見了,這久違的相聚,讓她們彼此看到身邊多了妳們這一群小分身,感覺真的很奇妙。多年不見的媽咪們很想彼此多聊聊,但視線總是在妳們這幾個小傢伙身上打轉,看著妳們笑著玩著溜滑梯,在球池堆裡互相丟球,也提醒妳們要輪流排隊才能跳著彈跳床。

期間,在旁邊的媽咪發現妳很想去牽兩位姐姐的手,又不敢貿然直接的表現,妳總是在旁邊觀察許久,好不容易才看到妳鼓起勇氣走近問:「可不可以跟我一起玩?」「不要!」「……………」妳被這樣直率的拒絕給嚇到了,一旁的阿姨很尷尬的打圓場說:「不可以這樣子喔,要跟妹妹一起玩啊!」「不要!」一個甩頭,小姐姐就這樣跑掉了。

站在滿滿球池裡的妳,那失落的表情令人心疼。

又是另一組候選人的遊行車隊呼嘯而過,連在室內都聽得到那聲嘶力竭的搶救呼叫聲,「搶救!搶救!保住?黨最後一席」

寶貝,媽咪說她當時好想跑進球池裡給你一個深深的擁抱,可是她沒有這麼做,雖然心疼但是媽咪希望妳也得學習如何面對被拒絕的感受。妳緊皺著眉頭並且用力地揮舞雙手「不要!不要!姐姐不要不跟我玩……!」媽咪眼淚都要奪眶而出了。

爸比知道妳所有的肢體、言語、眼神表情,都在述說著只有一個人的孤單。在家裡時總是有阿公阿嬤搶著陪,妳也總是唱著不知道哪裡學來的奇怪對話,把我們大人逗的開懷大笑……。對不起!我們大人們從未真正感受到妳真的很寂寞。

一連串刺耳的鞭炮聲響起,又是一陣歇斯底里的喇叭吆喝聲經過。每到選舉季節這樣的畫面及聲音總是霸佔著我們的媒體、街道,破壞著我們安靜的生活及心靈。平常,人們可能會因為隔壁打麻將聲音稍稍過大就請警察來處理,但卻會自動接受選舉期間的所有不友善聲音及環境。

選舉,一點都不偉大。這段期間的流感已經造成20多人死亡了,新聞的露出及政府的提醒,與同樣造成數十人死亡的SARS相比,好像在選舉之下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這段時間,除了選舉新聞之外,另一個透過電視佔滿我們生活的就是日本的台灣留學生兇殺事件,就連妳和姊姊們在玩時,爸比都還盯著手機裡的新聞訊息。不管是選舉還是三條生命的消逝,它們所代表的是一整個世代的生命教育出了嚴重的問題,從尊重別人的生命,尊重自己的生命,到尊重別人的生活尊重自己的生活,我們大人們沒有一項是及格的!

寶貝,爸比不知道選舉完我們的生活會不會變得更好?也不知道這三條年輕生命的骨灰回到台灣後,媒體會不會變得更敦厚一點?也不知道在妳越來越長大的過程當中,這個世界會不會越來越友善?學校會不會教妳如何更自在地與人相處?或者當你的熱情被拒絕時妳有沒有辦法可以調適與面對?那……學校或社會會教這門課嗎?那……爸比媽咪該如何教妳或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可以在妳身邊?

這是台灣最灰色的一週......

力州2012,1,12

 

原文章出自 商業周刊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blog/article.php?id=974

創作者介紹

後場 音像紀錄

backst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