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楊乃糖:

爸比在電影劇組試妝及設定造型時,妳和媽咪跑來探班,當妳看到我被打扮成一個七○年代的工廠作業員時,妳疑惑的轉過頭去問媽咪:「爸比好奇怪喔!」 旁邊的媽咪趕快跟妳解釋爸比在當演員,等一下要演別人,所以才裝扮成別人的樣子喔。妳似懂非懂的說:「是假裝的那種嗎?」「…嗯…算是啦…」也不知道這樣 的回答恰不恰當,畢竟小小年紀的妳還不清楚拍片是怎麼一回事。在造型師幫我梳了個油頭後,妳毫不遮掩的指著我大笑:「你好好笑喔!」劇組的現場突然一陣尷 尬。

其實一開始是這樣的。去年王小棣導演的製片來電希望我可以在新片中客串一個角色,從未演過戲的我也剛好沒事,基於好奇心、好玩就隨口答應了,不過我還是謹慎的問了一下要扮演的角色和戲分。

「客串一下而已,一個晚上就拍好了!」
「演甚麼呢?」
「演別人的外遇對象。」
「喔!」
我突然感興趣了起來,想說我這個樣子竟然會被導演設定為「奪人妻」的角色。

「那…我的那個…那個女生…是誰?」越問越不知道該怎麼問…。
「喔,女朋友是嗎?是范瑞君演的,她的前夫是馬志翔。」
「馬…馬志翔!」

天啊!年過四十的我第一次演戲竟然可以演魅力贏過帥哥馬志翔這樣的角色,心裡非常感謝小棣導演的支持與賞識,也默默期許自己可以融入角色裡,不要讓導演失望。

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幾天後接到通告,就到淡水的一家餐廳去演這場戲。到的時候想說是不是要和范瑞君培養一下情緒,趁著吃消夜的時間,手裡拿著雞排的 我,剛坐在她旁邊時正要開口,王小棣導演就走了過來:「力州!謝謝幫忙喔。」「那裡哪裡,謝謝導演給我機會啦。」我一副客氣的模樣反而把小棣導演弄得一頭 霧水。「幹嘛這麼客氣啦?你等一下就跟在范瑞君後面跑進這個舞會的現場,然後要很憨厚的樣子,呆頭呆腦的樣子,OK?」

「……那…我要說甚麼台詞呢?」
「台詞?你沒有台詞啊。」
「喔…小棣導演…我不是演一個奪人妻的…男人嗎」
「奪人妻?沒有啊!誰跟你說要演奪人妻的角色,沒啦!」
「喔…沒事沒事…」

小棣導演似乎察覺到我的失落感,她溫柔和善的跟我解釋我所扮演的角色。
「因為馬志翔老是捻花惹草,所以他妻子受不了了就決定跟他離婚,想說那就交一個憨厚的沒甚麼特色的老實人,這樣就不會讓她擔心這擔心那的…」

看著小棣導演很詳細的說戲時,我心裡其實蠻不想知道這麼多的細節…。

 

「好,那就加台詞了。力州,那等一下你跑進來時,抓一下頭然後說:怎麼會這樣…。」聽完,我其實不知道這樣子對我有沒有比較好。

一年了,架上的DVD一直放在那裏,但我老提不起勇氣放出來看。

前陣子拍「惡作劇之吻」、「我可能不會愛你」,捧紅「大仁哥」的瞿友寧導演來電說有新電影要拍,希望我可以客串一個角色。有了前一次的經驗,這次我問的比較細:
「大約有幾場戲?」
「5、6場喔。」
「這麼多喔!」
「當然,這次我還特別因為你的演出而加了許多詞。」
「喔!有台詞喔!」
「當然。5、6場耶,戲分還蠻重的。」
「那…女主角是誰?」
「女主角是李千娜。」
聽完我心裡竊喜了一下:「那我演的角色是?」
「黃昏之戀的戀人,所以要稍稍扮老一下。力州,謝啦。明天到劇組定裝一下。」

髮型師在我頭上抓啊抓的,剛吃完餅乾的妳吵著要媽咪帶妳去公園溜滑梯:「等一下!等一下!等爸比讓導演叔叔看完化妝後,我們就回家了。」「爸比不是導演嗎?」「爸比這次是當演員喔。」「是喔?!」

趁著拍戲的空檔,瞿友寧導演確認我的髮妝及造型時,我東張西望的在找李千娜的身影:
「瞿導,李千娜呢?」
「她這段時間沒戲。」
「啊?她不是女主角嗎?…那…那我的黃昏之戀的戀人是…是誰?」
旁邊早就看不下去的媽咪開口了:「拜託!問女主角幹嘛!你又不是男主角。別太誇張啦。」
「啊……」

瞿友寧導演很尷尬的打圓場:「力州,你的角色很重要喔,有很多內心的感情戲喔。戲的內容是這樣的,你暗戀一同在工廠的同事林美秀,試著想要譜出一段黃昏之戀但老是被拒絕。力州你別擔心,美秀姐的演戲功力很強,她會帶你戲的。放心!」

「而且我覺得這個角色很適合你,因為你演的這個老徐是一個很憨厚,沒甚麼特色的老實人,一個老光棍。因為對她們母子倆很心疼,所以………」

楊乃糖,看來爸比是沒辦法靠臉吃飯的,不過我想老天爺是公平的,或許別人眼中的形象是爸比之所以適合拍紀錄片的原因吧。所以我還是乖乖的回去當導演拍片,至於帥哥這樣的角色就由別人來扮演吧。

力州2012.4.19

 

原文出自 商業周刊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blog/article.php?id=1337

創作者介紹

後場 音像紀錄

backst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