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楊乃糖:

又到了星期三這個媽咪刻意安排的親子日,今天爸比要帶妳去市區的Y17兒童育樂中心玩,妳像個小皮球般又跳又叫的非常高興。在車上媽咪一直提醒妳: 「寶貝!家裡的玩具是妳的,但是遊樂場的玩具是大家的喔!要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一起分享喔!如果看到別人已經在玩時,妳要很有禮貌的問他說:請問,我可 以跟妳一起玩嗎······。」妳似懂非懂的答應著,但我腦袋閃過的畫面卻是幾個小朋友在那裡爭奪著本來就不屬於自己的玩具,然後連妳也一起加入戰局,讓 整個遊樂場裡夾雜著尖叫及哭泣聲······。

妳飛也似的跑到最愛的小沙丘區,突然間一位小姐姐喝令:「喂!這是我的地方,妳不可以過來玩!」看到妳嚇傻的站在那邊,剛脫完鞋的爸比正準備要過去 來一場「生活與倫理」教育時,媽咪拉了我一把,並且示意要讓妳自己處理。只見妳對著雙手插腰怒氣沖沖的小姐姐看了一眼,然後緩緩的搬出媽咪剛剛教過的招 式,很有禮貌的說:「請問,我可以跟妳一起玩嗎?」很明顯這問話的時機點不太對,小姐姐非常俐落的回妳說:「不行!」

被拒絕的妳就這麼自己走到積木區去玩,看著邊玩積木邊望向小沙丘的寶貝時,爸比都快爆炸了,心想怎麼會有這樣的小孩這麼霸道,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據 為己有!這世界還有公理和正義嗎?媽咪此時走了過去把妳擁在懷裡說:「沒關係小寶貝,等小姐姐玩完我們再過來玩好嗎!」說完順道瞪了氣呼呼的爸比一眼。

這一狠瞪讓我冷靜了下來,也想到讀國中時的一段類似經歷。

幾乎是每天放學後,熱愛打籃球的我們班,也常常因為佔籃球場而和別班同學偶有爭執,但奇妙的是在球場上總是會自然而然形成一股管理的機制,沒有條列 式的規定或處罰辦法,但卻可以讓大家在共同參與的情況下,透過球隊報隊鬥牛的方式,讓每個人都可以有機會上場揮灑熱情的打到球,也結交到一群朋友。我懷念 球場上那樣自然產生的美好。

有時候在爭取自己的權益時,同時也替別人著想,反而會形成一種善良的默契,這樣的默契往往超越了制度。有時候「制度」並不是最好的方法,因為「人」是活的,「制度」是死的,常常活的人制定了死的制度後,死的制度總是會把活的人給逼死。

在球場上,我認識了隔壁班的球友,不算熟,有時候因為報隊的人數不夠時,會請他一起加入。有一天,他跟我借腳踏車要騎回家去拿個東西,我不疑有它也 因為知道他家住那,就毫不猶豫的借給了他車子。等到天黑時,他和腳踏車都沒有回來,諾大的球場只剩下一位陪我等的同學,我越等越心急,最後決定到他家去找 他。

說明來意後,他父母邀我們到客廳坐,一個多小時後他才剛踏進大門,我就很急切的詢問腳踏車的下落。

「腳踏車?我賣掉了啊!」他不急不徐的這麼回答我。
「······賣···賣掉了···,你賣掉我的腳踏車!那是我的東西耶!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不然這樣,我這裡還剩下一些錢,全部都給你。」
「···可是···可是那是我的腳踏車耶!你沒有經過我的同意怎麼可以把它賣掉!」我轉頭望向他父母,期盼他們可以出個聲講個道理。

「小朋友,你為什麼要把腳踏車借給他啊?」他父母突然像責怪我般的這麼對我說:「不然就像我兒子建議那樣,還剩一些錢你就拿回去,或者我家樓下有一台很久沒騎的腳踏車,你就牽回去吧。」
「······啊···怎麼···你們···怎麼可以這樣····!」當下我嚇的哭不出來,心中的是非對錯等等的價值觀被這一家人搞的莫名其妙了。

楊乃糖,雖然事隔多年,但是這個震撼爸比還是這麼的記憶猶新。忘了當時這件事是如何收尾的,只知道後來這位賣別人腳踏車的隔壁班同學,長大後在建築 業工作,最近負責的是都更的計劃,表現一直都很不錯,聽說最近也有不錯的斬獲。而他父母後來從政,也當了父母官,專門幫忙財團···啊!不是!是專門幫忙 人民解決困難的父母官。

力州 2012.3.29

 

原文章出自 商業周刊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blog/article.php?id=1254

創作者介紹

後場 音像紀錄

backst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