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楊乃糖:

昨晚到了睡覺時間時,爸比還在辦公室裡,妳等不到晚安親親,就央求媽咪打電話到辦公室找我,說完晚安後妳才願意乖乖上床睡覺。掛上電話,我一個人靜靜的坐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裡,心情很沈重,因為爸比晚上要幫一位很照顧我的阿姨錄音,她的女兒在前幾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這位母親寫了一些話想要錄下來,希望在告別式時可以搭配著女兒美美的照片,訴說自己孩子的成長故事。

「力州,我到了!在樓下!」就在轉角的便利商店門口,我看到這熟悉卻愈顯消瘦的身影,「你的辦公室交通很方便耶!」「是啊,我希望同事來上班可以很方便······」簡單的招呼對話,我可以感覺的這位大姐似乎努力希望我感覺到她已經調適好了。

在辦公室裡,她讓我聽剛剛準備好的幾段音樂,這段是在告別式開場要用的,那段是在儀式結束後要用的。很簡單的吉他旋律卻是這位堅強的母親要送給摯愛女兒的美好記憶。「很好聽吧。」她很專注的這麼問我,而我正試圖用一副專業的方式來回應時,卻沒想到淚水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我別過頭去「嗯。」的答了一聲,任由眼淚就這樣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我心疼這位一直以來都很堅毅冷靜且專業的母親,此時還是努力的要把一件事做到最好。

架好麥克風,她一句句念著自己與女兒過往的每一段美好記憶,從嬰兒牙牙學語到上學的趣事,從調皮搗蛋到貼心感人的某一句話。我想,她是要輕輕的告訴幾天後告別式上的每一個人,美麗女孩是這麼的不凡,是這麼的可愛,是這麼的貼心······所以···請不要苛責她。

好幾次錄到一半,她總是試著壓抑情緒,調整好心情繼續說著過往的美好。她不要悲情,這位母親要用最美好的文字與詩句來祝福自己的孩子。
因為祝福是不應該流淚的······。

「······我們很想妳······我們很愛妳······」錄到最後,這位母親心碎的啜泣了起來。

在電腦轉檔的等待時間,她從皮包拿出隨身帶著的照片給我看,燦爛的笑容,非常燦爛的笑容。「女兒很像妳耶!」她聽了露出一眸淺淺的微笑,「是啊!」

道別後,我獨自一人走向停車場,原本車水馬龍的繁華街頭,今晚卻特別的空寂及寒冷。到家時寶貝妳早已熟睡,而且就黏在媽咪的臂彎下,我把臉貼著妳那紅通通小臉頰,讓妳吐出的鼻息可以就在我耳際邊,妳下意識的把爸比的臉撥開,一會兒,我彎下身去,把妳緊緊的擁在懷裡,好久好久······。

或許過了睡意最強烈的時間,我打開電腦想說回幾封信吧。看到同事寄來一則廣告影片的連結,影片是由一百位孕媽咪拍的,背景音樂搭著那動人的胎音聲,在辦公室、在公車上、在停車場、在路邊,這群媽咪們小心翼翼的保護著肚子裡的寶貝。

看著看著,我突然想到剛剛在辦公室的電梯口,在嚴寒深夜的台北街頭,我不應該讓那位悲傷的母親就這樣自己離去,我應該給她一個深深的擁抱······。

力州 2012,2,10

 

 

原文章出自 商業週刊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blog/article.php?id=1056

創作者介紹

後場 音像紀錄

backst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