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楊乃糖:
從小,妳聽到音樂聲就會手舞足蹈起來,嘴巴也跟著旋律哼唱,沒有任何人教妳,而妳總喜歡跳著我看來有點無法理解的動作。該怎麼形容呢?妳的聲律動作緩慢但帶點難度的肢體伸展,非常像日本的「能劇」。不管是在家裡客廳還是大賣場裡,妳的動作總是逗的所有大人哈哈大笑,然後就跟著學妳的動作搬演了起來,整個空間裡的人,也因為妳而沈浸在愉悅的氣氛中。

爸比喜歡看妳跳舞!應該這麼說吧,爸比喜歡看到妳快樂的臉龐。

看著別人家都有的唱唱跳跳DVD,爸比很高興的也幫妳定了一套,每個月固定寄來的圖畫書及教唱影片很快的就變成妳的最愛,妳總是很興奮的說:我要看虎虎。然後隨著影片的播出,妳也學著影片裡所教授的動作及歌曲,妳是這麼的愛唱歌及跳舞,重覆個幾次,妳就學會了這些可愛的招式。甚至不用看影片,妳也可以跳出一模一樣的動作,總會常常換來大人們如雷的掌聲,這樣的回饋讓爸比不知不覺也驕傲了起來。

但是,我總覺得那裡怪怪的?啊!妳已經不再跳「能劇」了,不再跳那個沒有規則,但卻充滿著各種可能性的自創舞蹈。看著你手插腰,然後擺動屁股,接著把手放在臉龐,做著閃耀的動作時,爸比似乎也看到了成千上萬的孩子做著一模一樣的動作,在掌聲中我開始擔心了起來。

孩子,是所有父母的天使,妳們無邪的笑容,讓我們這些大人對世界的敵意柔軟了許多。我們父母們很珍惜天使所帶來的快樂,但愚蠢的大人們卻讓「天使」迅速變成了「人」。

天使總是要變成人的,因為這個世界的規範是由人所定義的,如果不變成人,恐怕會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就像溫得斯的電影「慾望之翼」中,天使總是在高樓尖塔上,俯視著芸芸眾生,傾聽著人們心裡的憂愁。這個由人所建構的世界並不怎麼友善,讓大部份的天使只想遠遠的看著我們。但請相信爸比,還是有一些天使在我們身邊的,就像爸比身旁有些朋友,沒有徹底的從天使變成人,儘管過著優遊自在、純真創作的日子,但偶而還是會讓旁人投以奇異的眼光,甚至保持距離。

但是爸比非常喜歡這些還保有天使靈魂的朋友,因為總是在他們身上感染到生命的存在及價值。最近爸比有位天使朋友在台北電影節獲得「茁越貢獻獎」,當他上台領獎,致著超級冗長的辭時,我的心情非常激動及感動,這個「人」的世界總算開始看到天使的存在了!

寶貝!妳的「能劇」也是天使的舞蹈,千萬不要忘了它好嗎!

拍了幾部老人議題的影片,這段時間一直在思索著接下來的紀錄片拍攝計劃,爸比常常和公司裡的阿姨、叔叔們討論到焦頭爛額的,殊不知大議題就在我們的生活中。辦公室對面那間強調著數理教學的幼稚園;再過去一點點的那間雙語幼稚園,看著這麼多的父母將我們的寶貝天使,急著用各種方式將他們迅速變成人,好急好急喔!希望他成為一位善良的人;期待她成為一位會賺錢的人;也盼望他成為一位光宗耀祖的人,「幼稚園」和「父母」在其中到底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儘管天使總是要變成人的,但這個將「天使」變成「人」的教育機制是怎麼一回事,它又是怎麼辦到的!

每次,妳都希望跟我玩著扮家家酒的遊戲,妳最喜歡煮飯給我吃,看著空無一物的盤子,爸比還是假裝吃的津津有味,然後妳也會煮一盤自己假裝吃。昨天,妳突然把玩具湯匙直接含在嘴裡,我嚇一跳並且下意識的阻止妳:「寶貝,那是假的,不可以放進嘴裡!」•••妳呆在當下望著我好一會兒,然後緩緩的吐出一句:「假的喔!」。落莫的表情中,妳走向房間拿起那個每天陪妳睡覺的娃娃,然後說:「娃娃也是假的」,接著打了它好幾下,用力的丟到一旁。

楊乃糖,爸比真的好沮喪,我們大人總是在不知不覺中,讓天使漸漸離我們遠去。


                                                                                                         力州2011•7•21

創作者介紹

後場 音像紀錄

backst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